当前位置:魔兽地图 > 攻略秘籍 > BOOM海战 VS海1拆黑店攻略

BOOM海战 VS海1拆黑店攻略

作者:圣君     来源:未知    发表时间:2009-11-07 09:45

晚上9点多一点了。今天是7月22号,不过不管是几号,这个钟点上都是和几个网友在VS海1拆黑店。

那只飞鱼在哥们眼前已经晃了许久了,他在等小船上来出导弹,哥们是要等他出导弹的一瞬间网杀他,我把5级的小圣紧贴着中间暗位的石头,就为了缩短那么一点点距离,别看这小飞鱼在深水位,闪不过去。但是在哥们的计较中,我只要在他出导弹的一瞬间飞到暗位的浅水位出网,走一步放一个小雷就可以撞了。 耳边上老板在那里嚎丧一般的说现在的主雷怎么怎么不好打,满天飞的140快把哥哥我打成筛子了。AD这条狗圣战挂着4个小炮在那里和一艘81块做斗争。这些都不是我所在意的,但是却理所当然的出现在我脑子里。我所在意的就便是眼前这个175块的飞鱼。如果运气好,还能带掉一拨小船。

终于,这条狗飞鱼把船头对着北了。我闪键备好,它第一颗导弹出来的时候我就飞出去了,飞和网在我手里是一体的,网在我落地的那一刹那也就出去了,因为那个飞鱼正在放技能,所以身上带了闪也是白搭。可是吧,就在我落地的那瞬间我看见我的落点有个圣战,吓的哥们菊花一紧,那跟出来的F就冲那个圣战去了。可怜那圣战倒也不是庸手,见天上掉下个圣战战立马的就是一原地闪,可是他闪的时候我正在网飞鱼,他落地的那时我F才出撞了个正着。

一个小船也没带到,只他妈的150块。不过省了26。6块的雷钱,倒和单杀飞鱼差不多,AD这狗毛就走了运了,慢悠悠晃到飞鱼钱拉了一坨小雷,等小船过来了一撞,我操,这是多少钱。没等我在这患得患失计议到底亏了多少钱。一阵尿急,也不等交代两句场面话,是直奔厕所而去。在志得意满的那瞬间,就觉的厕所那半开的气窗前晃过了一不明物体。

虽然哥们正儿八经的是个良民,作奸犯科的事儿是从来也不参与。但是人人都是有好奇心的。俗话说的好:天有异状,地生怪象。今天白天天狗啃了太阳,晚上莫要门前来条黑狗啃了爷们的脚丫。正是有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一通思量,我手提拖把出门检视之举也就正常了。虽然看那不明物体体积不小而且正是落在本人的花园里,可是门前扫了一眼并没有什么反常的东西。

要说这花园还真是我的一亩***地。老头子成天价说现在不比他以前,没有地种了,但是吃苦耐劳的本分不能丢,电脑里产不出大米来。农活是没的干,但是这花园不能不扫。于是我有点啥业余时间都荒废在这小园里与割草机作斗争了。干的不好还会落一身埋汰,:“一园不扫,何以扫天下。”

其实我的好奇心也没有大到6月初一,星月无光的晚上跑进花园里找怪物。不过要真是什么黑狗白猫的在我那“天下”里放茅,可就要折腾死人了。

步入小园,绕过屋脚。就见一发光物体在草皮上烁烁闪光。远处不知道那户人家传来一句京腔念作:我手持钢鞭将你打。我心的话钢鞭哥们是没有,拖把倒是有一条。足以壮胆,当下撅个屁股,蹑手蹑脚赶将过去。

那东西不大,发的光倒不小,也不知是不是这黑夜衬的。我一时见它无害,将那心也就放了下来。提起来一看,是两个半圆中间连个柱子。有点象孩子们玩的溜溜球,只不过这个款式有点大了。快赶的上足球,估计是姚明小时候玩的。其他孩子使不了这个。那光亮从这东西的各个部位毫无征兆的闪出来,充分勾起来我这80后21世纪大好青年的贪财之心,也不管这东西哪来的,肯定能值一笔大钱。

及进屋里,看到电脑上游戏还在进行中,才把我从那发财的梦中惊出来。先把那怪物扔地板上,一看电脑,发现自己还是5级圣战。挂机许久了,问问AD和老板2个拆这黑店有没有什么难度,他们俩生怕我出场跟丫抢钱,连声在那里说,您再挂一会,等会直接来收割拆店的胜利果实就行,拆店这种苦差他们包了。我嘴上也不客气:大家都是一水的拆黑兄弟,没听说过这事还能谁包谁不包的,嫌弃哥们思想觉悟低是不,哥们还非发挥点主观能动性出来不可。一边说着,一边就控着我那5级小圣朝中场爬,没等我小圣战爬出场,就感觉房间这个色怎么变了,光怪陆离的赶的上迪斯尼乐园了。

回头一看却是我拣回来那“大钱”现在闪光闪的是变本加厉了,虽然说不是很耀眼,但是那频率之快也只有歇斯底里这词好形容了。正在我一头雾水的时候,那东西扑的冒出一股黑烟再没动静了。冒黑烟问题不大,可是它要是再冒出点黑水出来,这拖地的活儿可轻松不了,我就寻思着是不是把它先拿出去。刚想到这儿,就看到那东西其中一瓣半圆形的表面上出现了一正方形的小裂口,还真冒出来一股水,发绿荧荧的光,有点象苹果芬达,不过粘稠度不可同日而语。这玩意稠的要赶的上石油了,涂到地板上那还了得。幸好因为稠,所以流的慢。我赶紧拿个纸板在下面兜着,心里巴望着它赶紧流完,再不完这小纸板就兜不住了。那个“溜溜球”好象听到了我的祷告,便也停住了不流。我仔细看着手里捧的这坨东西,发现根本不是液体,不然哪能堆这老高还凝而不散的,没等我想明白就发现那溜溜球的另一个半圆也开了一个口子,倒是三角形的。哥们这时已经有了经验,知道这是又要拉一坨东西。赶紧的纸板伺候着。这回是紫红的一坨除了颜色,都和刚才那坨一般无二。

怪怪,这2坨东西一出现。我倒还没什么,我那电脑明暗交替一阵狂闪,就象鬼片里厉鬼将映的那一刹那。我心说,这溜溜球就是要唱大戏,轮的着你这台破电脑跑龙套吗,跟我在这里渲染环境,哥们吓大的不成。虽然是给自己壮了壮胆,但是一阵心神恍惚是免不了的,就感觉刚刚伺候的那2坨东西在动了,在变化了。满身的鸡皮疙瘩这时也应景一般的出来了。我怀疑是不是自己电脑游戏打多了,这眼睛有问题,揉揉看更不得了。这一揉的工夫那两坨我一直舍不得称为屎而巴望着它能换钱的东西俨然已经变成了。。。。。。。。。。

俨然已经变成了2个人偶,那颜色都已经变了,不再是绿的红的了,反正人偶该咋样它俩就咋样,犀利犀利。这两个小鬼要是开口在喷一嗓子那就更犀利了。俗话说:强人要添9分狠,马快也要18鞭。这事上赶到我头上了,也他妈的不知道害怕。仔细的看清楚了,一个是苍井空,另个是李俊基。大家也知道苍井这孩子从不穿衣服的,所以当时我就有点尴尬了。还好咱李哥穿了,不然就更尴尬了。我把刚才抹鼻涕的纸巾给那具人偶沾上,这才按下了心跳。

虽然这事有点离奇了,但是脑袋想破怕是也没什么头绪的。不如继续玩我的电脑游戏。可怜我5级的小圣再入场的时候满地爬的不是领主就是铁甲了。不如将挂机进行到底了。等会有了13000的时候出个彗星倒也拉风。回过头来继续研究这两坨东西。

苍井空已经会动了!现在我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它就是喊一嗓子亚买呆我也不紧张。不过它显然没这个打算,就看见它把纸巾慢慢的脱下来,谁穿着这个也好受不了,不过它脱的那么慢,都能够用小心翼翼来形容。终于掰扯下来,却又给那个李俊基穿上。我心说:这假女优是没上过学啊,已所不欲,勿施于人都不知道。现在这仓井可就真是一丝不挂了,不过哥们一向有定力,还不至于就交枪不杀了。就在我拼命的回忆咱中国人民的5000年大好文明,不要被这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文化流毒所迫害的当儿。仓井空说话了!!

“亲爱的人类朋友,我们来自你们地球人所称的天狼星系第3悬臂。这个范围太大了,我们具体来自那儿的一个硅基文明。因为你们还没有对我们具名,我们自称是奴死星球的奴死人。”

一片空白,绝对的一片空白,我脑子里完全是一片空白。在这短暂的休克以后,我立即反应过来,这肯定是谁在整蛊我。我一把的就抓起仓井空,也不管它穿没穿衣服了,一阵暴虐:“敢糊弄你家花大爷,敢糊弄你家花大爷。外星人还搞文文化是吧!”

“亲爱的人类朋友,请不要这样,我们没有任何恶意。我们硅基生物也没有固定形态,你这样是伤害不到我们的。我变成这个样子不过是看你电脑E盘某文件嘉里储存了大量这样的图片,以为你很喜欢她,所以才变成这样”

“。。。。。。”这个小仓的图片在哪个盘里我可从没告诉过别人,她怎么知道的?

就在这个时候,李俊基也动了。他能动后的第一件事也是把那纸巾撕下来,不过他不象小仓那样小心,而是撕的碎碎的然后一片片的沾到那溜溜球上。这小李显然还满懂礼貌,干之前还对我点点头。我可是被他那一个友好的表示点的头皮发麻。既然小仓是看着电脑里的图片变的,这小李应该是看我的QQ头象变的吧。

这时候我也看出来了,就这俩小人的动作之准确细腻,皮肤之光滑柔软,咱地球人怕是没个百八十年还做不出来。不过要说那姚明的溜溜球跟着这俩外星人水涨船高升级成了太空飞船可是怎么也还是说不过去的。

我赶紧的掏出烟来,给那两位递上:“两位外星哥们,时下天气有点热,你们是不是来我家花园乘凉来了?来,先抽口烟,我给你们俩开西瓜去。”

却见小李百忙之中回头说道:“不用不用,我们刚才从互联网上已经知道了人类的一些生活习性(习惯好吗?习性那都是用在兽身上。)大部分都是我们奴死人消受不起的。不用麻烦了。”我心说,这男的怎么这么不解风情,话也硬邦邦的。

“亲爱的人类朋友,请不要计较他说话耿直,他刚才在浏览网页的时候主要方向是科技一块,文化方面涉猎较少。其实我们这次来是为了地球上这500年一次的日食。。。。”

“哪里,哪里,哪能呢!”我嘴上这么说,心里想这他妈的原来是个书呆子,只可惜了这副好皮囊。“为了日食而来?不可能吧,这宇宙里这么多恒星,很大一部分都自成星系,象日食这种现象怕是每时每刻都会发生,你用的着赶这么远跑来我们这里?”

“ 您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在一个有着高度碳基文明的星球发生几百年一次的日食这就太少见了。所以我们才不辞几亿光年之远来到这儿。”那女的说话的时候莲步轻摇,玉手徐挥很有点指点江山的意思,只可惜满身春色掩了那股气势,说不出的诡异动人。

“哦。是这样。那么两位到我家来又是为什么呢?”这才是我所关心的。

“我们的飞船在观测完以后要飞回去必须要发动虫洞。那么会引起巨大的能量波动可能会被地球检测到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因此只好无限接近太阳,以太阳的间歇性能量波动来掩盖。中途飞船发生了故障,热-能转换器坏了。这样就不能靠近太阳。虽说如此,但是用飞船本身的能量还是回的去的。本身的能源又在对抗太阳的热量时使用殆尽。这才逼不得已迫降地球。”

“我靠,这在我们地球人称第3类接触啊!”我有点兴奋了。

“如果是这么称呼的话。确实是这么一件事情。”

“那么他现在在干什么呢?”我指着李俊基问。

“他正在整修飞船。你给我们的那张纸里所含的液体里有巨大的生物能源。其实我们飞到你这里降落并不是完全偶然的。你这里有着我们需要的能源。刚才我们从飞船里出来的时候已是油尽灯枯了,多亏了你把那纸巾披在我身上才缓过劲来”

我心想不就是几抹烂鼻涕吗,还就生物能源了。“那你们要什么呢,要是还要纸里那种液体的话我这就给你们擤去。”

“不用了,其实液体里的能源没经过浓缩提炼并不是最好的,最好的还在你的鼻子里。”

我算是明白了,这俩外星人深夜来我家就为了点鼻屎。

“好说,好说,我这就抠出来。”我把沉甸甸,乌油油的一坨鼻屎郑重的放到小仓手里。那场面感动的我自己都要掉眼泪下来。心想自己活了20几年了,什么重大表现没有,什么卓越才能也不突出,这总算是作了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为地奴两球人民的和平和友谊做出了突出贡献。为咱们人类走出地球,冲向宇宙打下了坚实的基石。正当我感慨万千的时候,就看见小李同志已经把那坨鼻屎塞进了飞船里面。把满船贴的狗皮膏药一般的碎纸撕将下来,看那样子还有点不舍,似乎有舔两口的冲动。我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当时就要吐出来。小仓在旁边说到:“拿到仓库里去吧,路上也可以当饭吃。”一句话说的小李如同广告里的威猛先生一般犀利,一下子就把碎纸全归在一处装进了飞船。我可不管你们在哪吃,只别在我面前吃就行。哥们可受不了那份刺激。

“亲爱的人类朋友,给您添麻烦了。”

“您2位这是要走啊,搁我家住2天呗,别的好东西没有,鼻涕鼻屎管够啊。你看咱们才刚认识就要分开,多没劲啊。”

“谢谢你的好意,广阔的宇宙还有更多的秘密在等待我们。我们也还有任务在身不能停留太久。这就走了。相见即是缘分,若是有缘,还能再见的。”

呵,这小客套话整的比咱地球人还地道。

“那行吧,下次再到地球可千万来看哥们一眼呐。就这穿着打扮我喜欢。”

“好的,一言为定。还要麻烦你一下。。。。。。”

“还要鼻屎是吧,没问题。”这外星人感情是想吃一份拿一份。

“不是不是,能量已经够了,只需要你帮助我们飞船起飞就行了。”

我心里一阵嘀咕,这么高科技的活儿,哥们怕是干不了。那小仓好象看出了我的顾虑一般:“很简单的,只要你拿着我的飞船向天上一扔就行了。”

我一拍大腿:“嗨,这还不容易。哥们踢球以前大学校队的,我给你来上一脚,保证能飞出老远。”

“确实,人类的下肢力量比上肢更要强大,诚所愿也不敢请耳,如此恭敬不如从命了。” MDB,这外星佬这么一会工夫就把咱地球文明学这么老些去了,哥们上10几年学也没这个水准,真是人比人气人,货比货得扔啊。

我把那飞船拎出门之前,看了一眼电脑。老板他们已经在拆基地了,看来从我拣回这东西到现在已经一个小时了。就要分手,还真有点舍不得。一咬牙一跺脚来到院子中央。想起以前踢球开大脚之前必大喊一声:去你MLGB,走吧,您那。如法炮制就把这艘飞船踢上了天。再一瞅已经没影了。

有点惆怅的走回家,心想这外星人不讲究,啥也没留下,连个念想也没。奴死人,奴死人,不就是英文的nose吗。怪不得这么喜欢鼻涕鼻屎。坐到电脑边的时候,游戏已经结束了。消息栏显示:胜场 10000 ,积分 1000000。然后跳出个视频窗口,正是那个李俊基在说话:“无以为报,聊表谢意。”

我丢你老母啊,你这是谢我还是害我啊,明天我肯定要被封号了。玩这么久,就没见过个玩过100000场的。 你个书呆子也不多学点风土人情啥的。可坑死我了.



评论区已有 条评论 (查看更多